盡管尚未從睡夢里完全清醒,半瞇著眼睛的老屈,也已經開始習慣性地在腦海里默默設計起今天直播間里的內容。

彼時約莫上午9點左右,日頭正好。

這個自稱“老屈”的90后長沙男人,從福州武警消防部隊退伍創業已有一些年頭,雖不再堅持自己在部隊時的作息,卻始終保持著一個標準范兒兵哥哥應有的旺盛精力。

(圖為“老屈”軍裝照)

 

昨晚,他與共事伙伴一起直播到了凌晨2點,而他新的一天新的一場例行直播,則一般在1個小時后的上午10點開始。

這種“一睜眼就開工”的工作節奏和工作強度,也已基本成為創業者老屈周而復始的日常。

當然,他的努力也確實取得了成效:今年6月末,老屈和他的生意伙伴們在阿里拍賣平臺上一場超過40萬的直播帶貨成績,幾乎創造了行業的新紀錄。

(圖為部分交易截圖)

 

——創業者老屈選擇的這個行業,是“建盞”。

看過趙麗穎馮紹峰明星夫妻檔主演熱播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觀眾們,對于這個在劇里隔三岔五出現、乍看之下黑不溜秋不起眼的茶具小玩意,肯定不陌生。

(圖為《知否》劇照)

 

“建盞”,指的是建窯燒制的黑釉瓷器茶碗,即建窯黑釉茶盞。一般認為,建窯興起于晚唐五代,盛于宋代,上至帝王貴胄下至販夫走卒,都對建盞鐘愛有加,是真正的“國民茶具”。在建窯之前,中國已經有很長時間的黑釉瓷器燒制歷史,但長期未受重視,直到建窯黑釉茶盞的出現,將黑色釉瓷的生產工藝和質量口碑,前所未有地推向了巔峰,無論是胎釉還是造型,都在古代中國乃至中國科技史、陶瓷史和茶文化史等各個方面都具有極具舉足輕重的地位。與我們一衣帶水的鄰邦日本曾將四只宋代建盞定為國寶級文物,不少歐美國家世界級博物館也將建窯黑釉茶盞奉為至臻藏品。

如今的建窯遺址,位于今福建省南平市建陽地區,經國務院公布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盡管建窯已停燒數百年,但經國家專項撥款和多所研究機構專家支持,目前也已成功復刻出仿宋建盞的燒制技術,2011年,“建窯建盞燒制技藝”經國務院批準,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在南平建陽本地,不少優秀的陶瓷工藝師、手作人正在努力將建盞燒制技藝傳承并發揚光大;不少在形、神等各方面都能與宋時相媲美的現代建盞,也隨著閩地茶文化的興盛,慢慢傳播開去。

當年,尚在當兵的90后長沙人老屈,也正是在一次偶然的福州茶局上初識建盞,隨著對建盞背后雋永歷史文化了解得愈發深入,對這個“杯中之王”的喜愛之情,終于一發不可收拾。退伍轉業時,老屈不顧湖南那邊家里人的再三勸阻,也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那些相對安穩的體制內“好工作”,選擇背上行囊來到南平建陽,在這個建盞的發源地,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創辦了他們的首家公司“默享堂建盞”。

老屈說,他不愿意自己明明年紀輕輕的就被一些世俗的東西框住,就是想給自己幾年時間看看能不能努力一把,讓自己對建盞的情愫變成事業。

不過老屈也承認,當時家人反對自己創業時的猛烈抨擊“你一個破茶杯賣幾千塊一個,有病的人才會來買”,這句吐槽,某種意義上怕是也有些一語成讖。

確實,貼上“皇家御用”、“藝術豐碑”、“文化遺產”、“國寶珍藏”等各種高大上標簽的建盞,又有特殊燒制技藝限制,成品率低且沒有重復品,注定了老屈他們以“建盞”為核心的創業之路,一開始就沒法走低端化廉價化的下沉平民路線,也沒法批量生產出貨快速做大企業銷售規模。

另一方面,其時建盞相關文化知識的科普力度尚有不足,大眾認知度不強,建盞依然屬于小眾興趣圈子的產物,名聲甚至不出福建,但南平建陽小地方的消費體量顯然不可能消化眾多建盞領域興趣創業者的產能供給,如果在本地做建盞的線下生意,可能導致激烈的同質化、內卷化競爭。

所以老屈和他的生意伙伴,很早就將目光投向了線上,投向了以阿里系為代表的巨大電商市場,并借力阿里拍賣這種精準聚焦價值拍品和凈值人群的專業化在線平臺,借助直播帶貨這樣的新模式,別出蹊徑地,為他們的“默享堂建盞”成功打通了升級進階的事業道路。

而今,已然在阿里拍賣平臺上獲評為優秀商家的“默享堂建盞”,從最開始包括老屈在內的5人迷你創業團隊,已經發展成足足有60人的小型穩健型公司。前文提及老屈團隊破紀錄的拍賣直播帶貨,也是聯合福建省陶瓷行業協會所舉行的“百人百盞”直播活動,短時間內即完成了以往難以想象的拍品金額,成為業內美談。

(圖為默享堂全體員工合照)

 

這正是老屈尤為感慨的地方:在阿里拍賣平臺上,老屈知道有不少像“默享堂建盞”這樣的中小微或創業型企業,以垂直性較強的價值精品、高端奢侈品乃至至臻文化藏品作為主營業務。他們自身通常有料有趣又有故事,但倘若長期囿于線下、囿于地方性的小眾興趣圈層,他們恐怕很難綻放自身的光彩。

所以,借助阿里拍賣這樣的平臺“走出來”,確實為這類企業提供了極佳也極難得的成長機遇。而在線拍賣和直播間主播互動等親和力十足的形式,配合豐富多樣、功能完善的拍賣工具,既提升了拍賣進程的效率和成功率,同時也降低了普通人的參與門檻,提升了普通人的參與幾率,由此客觀上達成了一種老百姓對于拍賣行業、對于小眾垂直領域拍品觀念認識上的“祛魅”效果。而普羅大眾也能從中得到更多的機會,去和老屈這樣的資深愛好者們接觸,去深度地了解和體會像建盞這種在蘇軾筆下所謂“雪沫乳花浮午盞”的文化之美和歷史之美。這也令老屈特別感到欣慰。

圍繞建盞創業四五年來,早已做出一定成績的老屈,不僅已經完全用行動說服了當年持有異議的家人,如今甚至把自己即將談婚論嫁的女朋友一并發展來阿里拍賣給建盞直播帶貨。

老屈笑著說,現在熱愛把玩建盞的,主要還是些60后、70后的上一輩人,像他自己這樣的90后愛好者仍是少數,更不用提Z世代的年輕人們,對于建盞文化恐怕仍有認知門檻,仍有知識空白。老屈覺得,要想向大眾尤其是新新人類展現建盞的千年底蘊、復興宋代“全民建盞”的盛世場景,肯定還要繼續加大建盞文化的宣傳投入,發揚中國傳統文化。